葫芦岛新闻网
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葫芦岛新闻网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美丽葫芦岛>>正文内容

pk10赛车如何抓龙虎| 群山深处白土沟

  □ 李亚男
  在南票区黄土坎乡下松树沟村西北部有个群山环抱的小村,因山里出产白垩,当地人管粉状的白垩叫“白土子”,管稀状的白垩叫“白黏泥”,小村就以白土沟为名。
  早年的白土沟最大特色是家家的屋顶都是白色的,用白黏泥砸屋顶可以就地取材,既不用花钱又坚固、防漏。白土沟人依东、西、南、北顺序,分别称四周的山为长梁山、长岭山、炮台山和北洼山;这些山虽非名山,但山体连亘十数公里,西部与九龙街道木匠沟相连,北部与凌海市板石沟乡接壤。据说,白土沟已有160多年的村史,其先人是从山东、河北逃荒过来的难民。其中的秦氏家族先落户在下松树沟,后来移居白土沟,在这里世代生息繁衍。在人民公社体制时,原下松树沟生产大队在白土沟设置两个生产队,即距村1.8公里的大暖塘第七生产队和距村2.5公里的白土沟第八生产队,而外地人仍将两个生产队统称为白土沟。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白土沟仅50多户人家,却分别居住在大暖塘、大暖塘北岔、大暖塘南岔、大砬沟、双砬沟、吊坎沟、裤裆沟、长梁子、白土沟、半截沟、大坡沟、秦家沟和孙家沟等10多个居民点,所以人称白土沟是“九沟十八岔、岔岔有人家。”
  在解放战争时期,白土沟以其特殊的地理环境,既留下了人民群众积极支援解放战争、中共锦西县委领导的地方武装退敌保粮的红色历史,也刻下了个别村民依附反动地主阶级并为其效力的不光彩印记。
  1946年3月,中共锦西县委带领党政军干部和地方武装进入本县西部山区,开辟建立革命根据地。到同年9月,根据地已发展到7个区。1947年春建立锦西县第六区,张海山任区长兼区小队队长。张海山带领区小队在沙锅屯、黄土坎、台集屯、女儿河一带开展工作。白土沟因山大沟深,便于进退,成了张海山部经常落脚的地方。在张海山的宣传教育下,白土沟多数群众拥护中国共产党实行土地改革的正确主张,为土改干部和子弟兵提供食宿方便、通风报信。李忠贵、刘成林两家还腾出6间房屋、扒掉土炕,为前方部队储存军粮。1947年末,我地方政府在白土沟和下松树沟张团长(名志儒,号品清,曾任军阀张作相部驻黑龙江富锦县独立团团长)老宅储存军粮约15万公斤。1948年初,驻防在锦州城里的国民党93军接到白土沟储存大量军粮的密报,出动正规部队和据点设在锦州城郊的李月秋花子队(花子队是群众对国民党地主武装的蔑称,因其队伍名称繁杂、衣着不整、到处烧杀抢掠而得名)计700余人到白土沟抢粮。花子队副大队长、周家屯(今黄土坎乡笔架山村自然屯)大地主弥文林也趁机还乡收粮收租。白土沟群众见敌人来抢粮,紧急通过关系向时任辽西大队大队长的张海山报告。当张海山得到情报时,敌人已经进村,拦截不及,便将部队部署在黄土坎后山、郭家沟东山和白土沟南山。当敌人押着粮车行至下松树沟村南约1公里处时,埋伏在郭家沟东山的1个排首先开火,敌人队伍顿时大乱。张海山率两个排冲下白土沟南山从后面追击,迫使敌匪丢弃粮车仓皇逃窜。同时,埋伏在黄土坎后山的1个排也如猛虎下山一般冲上公路,截获了弥文林的2辆粮车。狡猾的弥文林因从周家屯取道万家屯西岭逃走而免遭被歼被擒。这次战斗,辽西大队截获粮车9辆,俘敌60余人。
  白土沟还出了一位令家乡人引以为自豪的革命烈士。青年农民秦子忠是兄弟5人中的老大,1948年参加革命,为47军141师战士。1951年8月部队在湖南龙山剿匪时,一伙顽匪逃进一座大庙负隅顽抗,身为尖刀班战士的秦子忠冲锋在前,奋勇杀敌,不幸光荣牺牲,年仅23岁。烈士遗孀戴凤珍积极参加农业生产,带头完成上级下达的各项任务。她早年入了党,连续多年担任生产大队和乡企、事业单位领导干部,多次荣获省、市、县、公社(乡)授予的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称号。她矢志不改嫁,视抱养的儿子为己出,对子孙悉心教导,致子孝媳贤、回报社会,多次被评为区、乡“五好家庭”标兵。
  在辽沈战役胜利前,白土沟有6人当过花子队队员。普通农民参加反动地主武装的原因盖有3种:一是是非界限不清。白土沟位于群山深处,与外界沟通不多,八路军、解放军的活动相对较少,在我军和敌军交替进入本地区(当时人称“两头拉锯”)时,一些群众不明敌友,看不清孰胜孰负;二是受谣言蛊惑。1947年年关前,有坏人到白土沟造谣说:八路军(即解放军)大部队就要来啦,来了就要粮、要布、要牲口、要拉道的(向导)!有些人听后不辨真假,就跑到锦州“避难”,其中有的人就加入了逃亡地主李月秋组建的“难民同乡会”,后来就成了李月秋为大队长的“还乡大队”队员;三是受花子队头子的诱惑。李月秋、弥文林等就曾许愿说:还乡成功后按月给队员发粮,有枪的(枪要自己置办)每月发给1石2斗(约300公斤),没枪的每月发给8斗(约200公斤)。对于普通农民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诱惑。有些基本农民加入花子队后,经我党我军的教育转变了立场,暗地里为我军做了一些有益的工作。家住裤裆沟的花子队队员孙凤山曾给六区区长张海山送过情报,使在这一带活动、夜宿其家的张海山和几名区小队战士在李月秋还乡大队一个中队的一次偷袭中脱险。家住白土沟的花子队员张荣凤也曾掩护3名区小队战士在花子队的抓捕中成功撤走。
  在白土沟籍花子队员中,张氏叔侄的胆大敢干是出了名的。1947年秋后的一天,有一支解放军大部队经下松树沟、上松树沟向班吉塔方向进发,当行军至上、下松树沟之间的朱家屯时,有8个解放入伍的战士“开小差”,携枪跑到下松树沟与梁家窝棚之间的三道沟牛雨臣家躲了一天一夜。张树泽、张荣起等叔侄四人闻讯后连夜来到三道沟,包围了牛宅,用威逼手段下了8人的枪。在这些花子队员中,有些人在背离人民的道路上越走越远。1950年12月—1951年10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的清查和镇压反革命分子运动中,白土沟张荣庭被判处2年监禁,张荣起和下松树沟张荣先被判处10年监禁。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葫芦岛新闻网小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